zz批判孔慶東,為什么拿形象說事?

“我們曾在課堂上討論過西方的Civilizing Process,那里有一個重要的說明是領導那個過程的資產階級和各路反封建的精英們展示的是你的行為優秀我比你還優秀,而不是比爛。下邊這個帖子在貓眼看人一上,就引起了不小的爭論。作為向往西方的右派或自由派,如果連這樣的帖子都忍受不了,那么到底是向往西方的什么呢?比爛的文化基因是西方的還是我們文化里固有的?”
yang~

文/今天才來
http://club3.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star=1&replyid=20178905&id=6610842&skin=0&page=1

作為北京大學的教授,孔慶東的學術品位,所張揚的理念,那種強將狗屎說成黃金的偏執,無疑令人齒冷。譬如他對金氏朝鮮的謳歌頌揚,譬如他對山城幫“雙起”的力挺,他對所謂“南方報系”的“起訴”……都表現出了一個無良學人(他的言行,遠不是一個知識分子所應有的境界和擔當,但是,誰還會對今日之北大教授者流有這樣的期待呢)內心的陰毒和立場的錯亂。

——因此孔教授的上述種種,被很多人所鄙視,所不齒。——這當然是他自找的。但是我們也注意到,一些論者在抨擊孔慶東的時候,喜歡拿他的形象說話,所謂什么什么……請理解我不愿意重復這樣的話,只是想,為什么在這樣的事情上,我們更多的不是從精神、人格、學術的層面上說事,而是格外關注人家的形象。

也是在貓眼這個領地,不少人對趙本山模仿殘疾人的表演行為進行過指責。顯然趙本山的表演,在今天文明漸進的時代,會受到人的反感,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該也沒有權利拿別人的身體殘障諸如肥胖跛腳口吃五官不正以及類似帕金森腦血栓等等疾病作為取樂的素材。——雖然趙本山在利用這些素材的時候,有一定分量的類似“鞋拔子、豬腰子”的自嘲。

那么,我們拿孔慶東的說事,是不是比趙本山的模仿殘疾人更高明一些呢?

在國人論人論事、插科打諢的傳統中,歷來有拿人的身體、形象做素材的習慣。將形象與品相掛鉤,拿疾病與遭遇比附,等等。
其實不要說我們在類似的事情上已經離開的有關人的尊嚴、人格乃至人////權的基本要求,墜入學術的下水道,就是站在一個普通人的立場上,拿最樸素的道理判斷,我們拿孔慶東的形象說事,是不是義憤之中,偏離了不該偏離的,而強調了不該強調的?
記得有一篇文字說道,因為他的母親患帕金森癥,每當看到趙本山的表演中的相關模仿情節,一家人的情緒立刻跌倒冰點。 ——這顯然是一種折磨。沒有經歷者的人往往不會在乎別人的這種感受的。換句話說,在這樣的事情中,我們其實是盲目的甚至是極端自私的。

說個簡單的道理:當我們在看到趙本山的類似表演的時候(郭德綱的相聲也有類似的內容),可以環視一下我們的身邊——我的家人、親戚、朋友、同事、熟人……有沒有類似疾病、殘疾者?是的,在筆者自己,不須細數,馬上就可以浮現出不下十位這樣的熟人、朋友……如果我們跟他們一起看類似的表演、讀類似的文字,他們是什么感受?你有是什么感受?

因此,當不少人說到金二、三,說到毛三,無不拿他們的形象說事,好像很解恨一樣,而偏偏忘了,世界上比他們胖的人多了,德國前總理科特別胖,費孝通也特別胖,寫過《寬容》的房龍就特別胖……胖或者不胖,不是問題,只是有人品特別好的肥胖者,也有品行特別不好的肥胖者。回到類似孔慶東的形象,當然只能作如是觀。

反言之,即便俊美如潘安,他的品行就能跟形象成正比嗎?多少奸佞,恰恰倒是形象不錯的。做個中性的表述:你覺得成龍、于丹、王兆山、余秋雨、芮成鋼、李敖……他們的形象怎么樣?更不必說那個曾經是如何快意恩仇、玉樹臨風的翩翩少年郎汪精衛了。

總之,我的意思是,不管我們評判誰,一定不可以拿人家的形象說事。形象不是品行的外在,這個真的跟外形沒有關系,要是一定有關系,也只能在我們所浸淫的文化中有關系:因為受到太多的嘲笑、譏諷、不公、忽視,才使得他們有了比別人多一份的敏感,多一份的自卑,多一份乖戾,多一份的反抗,等等,不必說這些身有殘疾者,即便如我們這些所謂的“正常人”,在“博大精深”的五千年的文化的熏陶下,你敢說自己的心態是陽光的,自己的行為是正常的嗎?……

好像還是林肯說的,人到中年,應該為自己的形象負責。——此形象非彼形象,是說一個人由于品行、學識、修養,所表現出來的氣質,風度,不關外貌。不然,林肯的形象,是歷屆歷任的美國總統中最丑的一個,呵呵……

那么,臧否人物,一定不可以拿形象做比附,至少,在貓眼,在一些著名的貓友的文字中,不應該出現這樣的表述,不然,我們真的就跟周立波站在一個水平線上了。


Comments are closed.

?

無覓相關文章插件

广东快乐10分高手